24小时咨询电话

当前位置:主页 > 成功案例 >

是兵哥哥利用弹壳和玩具车轮胎亲手粘制而成

作者:佚名发布时间:2018-12-16 13:57

是兵哥哥利用弹壳和玩具车轮胎亲手粘制而成

纪怀仁,1924年5月6日出生在北京市平谷县英城乡果各庄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里。在他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纪怀仁与父亲二人相依为命,过着穷困艰难的生活。

纪怀仁13岁的时候,就到京西门头沟煤矿当童工。他年小体弱,拖着沉重的煤筐,从矿井下一步一步地往上爬,累死累活干一天,却挣不下几个血汗钱。两年后,他不堪忍受煤矿把头的剥削压榨,愤而回家务农。生活的磨难,在他幼小的心底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1937年七七事变后,在日本侵略者法西斯铁蹄下的平谷县人民更是民不聊生。广大人民群众不甘当亡国奴,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开展各种形式的抗日斗争,遍地燃起了抗战的烽火。

果各庄是中国共产党早在1938年就开辟的抗日骨干村庄之一。后来,逐步建立起秘密党支部和抗日民主政权,以及工、妇和儿童团组织。

纪怀仁耳闻目睹敌人的暴行,怀着民族的深仇大恨加入儿童团,积极参加站岗放哨,给八路军送情报,还同大人一起在夜里破坏敌人交通,割断敌人的电话线,砍断敌人的电线杆,很得乡亲们的赞赏和喜爱。

后来,纪怀仁加入了民兵组织,兼管儿童团工作。他经常组织儿童团开会,向孩子们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教唱抗日歌曲,布置儿童团站岗放哨、查路条。

在党组织的培养下,纪怀仁的思想觉悟不断提高。1941年9月8日,不满18岁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他的抗日热情更加高涨,对敌斗争更加勇敢。1942年冬的一个夜晚,纪怀仁和本村民兵将敌人从河套村到疙瘩村3里多路长的电话线全部割断,并砍倒了电线杆,打碎了杆上的瓷葫芦。

1943年,19岁的纪怀仁已经长成身材高大、魁梧壮实的小伙子。经党组织研究决定,他被任命为本村民兵中队长。

纪怀仁担任民兵中队长后,在党的领导下灵活机动地打击敌人。他组织民兵开展破坏敌人公路交通、转运八路军军需品和伤病员、传递情报等抗日活动,配合八路军作战,搞得有声有色。

距果各庄较近的敌据点有马坊、北石渠和马昌营。其中马坊是敌人主要据点,这个据点与顺义县张各庄据点之间,修有一条公路,架有电话线路。果各庄的民兵经常对这条公路和电线线路进行破坏。

1944年春的一个夜晚,为配合八路军攻打张各庄据点,纪怀仁带领民兵在河套村西北、马坊通向顺义张各庄的公路上,横着挖了十几道深沟,敌人的运输车辆无法增援张各庄据点,有效地配合了八路军的作战行动。

同年夏天的一个晚上,纪怀仁带着两个民兵,悄悄地摸到马坊敌人据点的北门外,在路上和路边埋设了许多小木牌,上写“小心地雷”、“打倒小日本”、“活捉狗汉奸”等标语。据点里的敌人发现木牌后,加紧了戒备,好几天没敢出据点骚扰百姓。

北石渠村后有一座木桥,是马坊通向顺义张各庄公路上的主要桥梁。如果破坏掉这座桥,就会给敌人交通造成严重困难,胜于挖几条路沟。不过,这座桥距敌据点只有半里地,破坏行动易被敌人发现,而且在步兵武器的射程之内,极为危险。1944年秋后的一天,纪怀仁和党支部书记、村长研究如何破坏木桥。经分析认为,虽然木桥距敌据点近,但在敌人眼皮底下搞“破交”会出敌不意。于是经过精心准备,在一个漆黑的深夜,纪怀仁带领4个民兵,携带柴草悄悄地钻到木桥下,点燃了柴草。

木桥起火了,熊熊的火焰照亮了夜空。北石渠据点里的敌人在炮楼上用机枪、步枪向外射击,但是不敢出来救火,怕中了八路军的调虎离山计。在敌人乱打枪时,纪怀仁和他的战友们早已转移到安全地带,望着腾腾燃烧的木桥,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1944年秋,果各庄的抗日群众积极行动起来,秘密地给八路军指战员做棉大衣。入冬时,70多件黄色军棉大衣就做完了。村党支部决定组织力量,由民兵负责秘密收齐运送到指定地点。

在准备启运军大衣的前一天,隐藏在村里的汉奸郭庆来不知怎么窃得了消息。他谎称女儿得了急病要到外村去请医生,连夜跑到马坊向敌人告了密。

消息传到村里,正准备运送军大衣的纪怀仁和民兵刘茂,迅速通知有关人员将大衣坚壁好,同时催促群众迅速转移出村。他们见大多数群众过了村东大河,两人才朝村东南的河堤跑去。

敌人把受伤的纪怀仁弄回村里后,日本军官手举战刀,逼问他:“八路军棉衣藏在哪里?”纪怀仁忍着伤痛,从容而坚定地回答:“不知道!”敌人不甘罢休,继续威逼利诱:“你的说出军大衣,金票大大的给。你的不说,死了死了的有!”纪怀仁毫不动摇,回答只有一句话:“不知道!”

敌人一方面对纪怀仁拷问,另一方面闯到群众家里,东刨西挖,妄图找到军大衣。结果连军大衣的影子也没有见到。

敌人在果各庄折腾、骚扰一阵后,又到距果各庄二里远的天井村“扫荡”。同时叫被抓的放哨民兵岳永同和岳钧华,用门板抬着纪怀仁也到天井村。

到天井村后,敌人又开始逼迫纪怀仁说出军大衣的隐藏地点。但是得到的仍是一句“不知道”。敌人恼怒了,用辣椒水灌鼻孔,用烧得通红的烙铁烙,用香火烧嘴唇、烧脸,施尽了种种令人发指的残酷手段。纪怀仁英勇不屈,始终缄口不言。

敌人在天井村骚扰一阵,又改变了花招,仍叫岳永同、岳钧华抬着遍体鳞伤的纪怀仁转回到果各庄。敌人没再问纪怀仁军大衣的事,而是问他谁是村干部,叫他指认村干部家。纪怀仁若有所思,我领着你们去。”于是他叫岳永同、岳钧华把他直接抬到自己家中。

家里空无一人。纪怀仁挣扎着坐起来,怀着对敌人的满腔仇恨,从容不迫地对敌人说:“这就是干部家,我就是干部!你们要怎么样,随便吧!”

敌人捣毁了他的家,又将纪怀仁抬到天井村。凶残的敌人在后街东头架起大堆木柴,先是用火烤纪怀仁的双脚,后来又将他扔进烈火中

纪怀仁英勇牺牲了。全村乡亲无不为他坚如钢铁般的抗日意志和大义凛然的民族气节所感动。乡亲们怀着悲痛的心情为他举行了葬礼。后来又把他的遗骨移葬到革命烈士墓地,让人民群众和后世子孙永远瞻仰缅怀这位抗日英雄。

“非洲国家曾经在独立时和中国处于同一发展水平,但目前中国发展水平远超非洲大多数国家,我们惊讶于中国的发展模式,并希望借鉴这种模式。”

“有人说中国在殖民非洲,这是不准确的。中国与非洲各国的合作是双赢的,给非洲各国带来了改变,中国也同样从经贸合作中受益。”

日前在马拉维首都利隆圭举办的“中非合作与非洲发展”国际研讨会上,中方学者与来自11个非洲国家的学者一道,围绕21世纪的中非合作、如何让中非合作更好惠及非洲中小国家、中国经验对非洲发展的启示等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和广泛交流。

埃塞俄比亚学者阿莱穆说,中国帮助许多非洲国家改善了资金短缺状况,促进了农业现代化水平提升,确保了粮食安全,推动了基础设施建设,改善了人居环境。“中国对非洲在许多领域的帮助都是无条件的,是不预设前提的,这正是许多非洲国家需要的。”

坦桑尼亚达累斯萨拉姆大学教授莫西说,中国通过自己的努力让7亿人实现脱贫,而目前非洲仍有4亿人生活在温饱线之下,“在非洲各国的脱贫和现代化发展进程中,来自中国的经验至关重要”。

非洲许多国家都是农业国,大量人口从事农业生产。在加强中非农业合作方面,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刘青建认为,非洲有充足的土地资源和劳动力,也有丰富的自然资源,中非农业合作前景广阔。广大中国企业要敢于增加在非农业投资,并为当地培训农业专家和技术能手,实现双赢。

莱索托学者马勒勒贝认为,非洲各国应该学习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在建立市场经济的同时注重国家的宏观调控。此外,中国的开放政策也是非洲各国应该学习的,要主动与发达国家和高增长国家建立联系,利用其资金进行发展。“非洲有超过10亿人口,有能力改变在世界经济版图中的地位。非洲国家只要走上正确的发展道路,就可以取得像中国那样的高速增长。”

此次研讨会还侧重探讨了如何让中非合作更好地惠及中小国家尤其是其中的最不发达国家。埃塞俄比亚学者穆鲁阿勒姆说:“

建设给非洲中小国家带来新机遇。这些国家可以通过参与这一建设获得急需资金,提高工业化水平和基础建设水平。”

“非中发展息息相关,中国在全球经济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非洲中小国家如果能够搭上中国经济发展的快车,将有很好的发展前景。”穆鲁阿勒姆说。

一些学者也对中国如何更好地助力非洲中小国家发展提出了自己的建议。马拉维大学助理教授马桑加拉说,自中国和马拉维2007年建交以来,中国对马拉维给予了巨大帮助,来自中国的援助和投资对马拉维经济产生重要影响。他认为,相关援助项目可以进一步着眼于提高对方国家的工业化水平,使之能够“形成造血机能”并持续发展。

马拉维大学孔子学院中方院长冯建国表示,人力资源、基建设施和资金是许多非洲中小国家在发展中的“三大短板”。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人力资源的匮乏不是短期能够弥补的。在马拉维,许多孩子都未能完成中学学业,从而造成文化和专业技能缺失,为非洲中小国家培养高素质的人力资源是当务之急。

推荐新闻: